“小王子在等他的玫瑰花”
“狐狸在麦田不归家”
章坑坑底一个渣
冷cp专业户
花邪/霜杯/普耀/铁虫/虫绿虫
爱妮 小虫 万年不变
铁虫不足
🕷️

🕸️

© 🕸️ | Powered by LOFTER

[花邪][AU]Adore You 回忆向校园+现实 双线 Chapter 2

期待认识你<3

Chpter 1 走这里➡️[1]

---------------------

Chapter 2

笔名关根的小说里悄悄藏着那个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促使着吴邪写下去,写下去。用着他的性格长相,用着他的小习惯,小心翼翼地塑造出一个角色,毫不违和地放在了一个刑侦小说里。

以至于,这么多年下来,这个算是爱好的副业尴尬地做的比主业更加“风生水起”。

没有什么事比读本科时业界行情良好,感觉出了大学就能拿到一份工作,前景明亮的让人误以为伸手便能触到成功,但读完硕士,博士,真正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却迎来了多年房地产业饱和,泡沫瞬间破裂,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公司愿意接受自己的作品,花了一周时间,几乎是不眠不休赶着做出来的设计稿却因为公司资金无法运转,一下子被告知倒闭而告了终,成了一堆没有价值的废纸。吴邪感觉自己年纪轻轻也算是经历了大起大落,不是说不好,但是再怎么着你上帝老爷也得留口饭吃啊,吴邪现在整个一下岗游民,说不怨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吴爸吴妈资助着,偶尔找三叔讨点,吴邪现在可能连房租都支付不起。

想着三十而立,三十而立。现在二十多的吴邪没车没房,人算俊,却连个女朋友都没办法找。吴邪到了现在也算是被现实磨没了脾气,也渐渐没了少年时信誓旦旦的梦想。

说起来挺尴尬的,吴邪一直算是一个有着半分浪漫情怀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学了点艺术,心里曾经或多或少都装着“饭不吃不要紧,没房没车不要紧,理想比天大。”的想法,现在算是彻彻底底现实了许多,毕竟没人想做啃老的。

还是学生时代好,认认真真学个习,拿个好点儿的成绩,社团里认认真真,也能混个老师喜欢同学亲近家长满意。 

学生时代,学生时代,还是免不了提到他。

第一次遇见他,是新学年的第一次社团活动。

教室里空调开的很大,冷风吹出时细碎的声响掺杂着机器运转的琐碎声音,一切声音都能被吴邪毫无困难的捕捉到,不知是台上社长的讲话实在无趣正经,还是过于安静的教室,又或是中午的时间,那些细碎的声音反而比冗长的讲话更为吸引人。

吴邪绞着手坐得笔直试图让自己集中精力。可碎片化的词句却始终无法拼凑成完整的话语。

直到轮到自己上台讲话。

吴邪到现在还无法定义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刻,他只知道自己的意志力在那一刻占了上风,迫使着搅成一团的思维恢复正常,勉强运作。就好像沉溺在蜜蜡之中,粘黏着无法抽身而退。

而一整块儿记忆似乎也不同寻常,像是阳光下定了型的琥珀,带着淡金色的光晕。虽然现在想来这种错觉可能仅仅只是因为窗帘中不小心透进的午时阳光。

他记得,他用了惯用的套路,开场开个小玩笑,顺便介绍一下自己,这种不用脑子的时候正好整理思绪,再切入正题,中间不忘插科打诨调个气氛。

吴邪看着笑成一团的新生挺满意的,至少笑话起了作用,气氛没那么僵硬了。

按社长说的掐着时间,还差十分钟正好介绍完了整个辩论形式,换上社长继续叽里呱啦分组抽签准备对于新生们来说的一次模辩。

看着手上的签,Group 1.

打了个响指,喊上一声Group 1的小同学们来我这儿报个到。

就看到了他,逆着光,向自己走来的他。

在吴邪模模糊糊的印象里,男孩坐姿端正,眼神专注,带着一点点似乎无法令人察觉的野心,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点点野心,让吴邪觉得于所有新生都不一样,就好像,现在发生的是他所一直期待的事情一样。

至此,吴邪还没想到会和他有怎样的交集。

朋友里确是没有那样的人,小哥总是眼神平淡,似乎总是与世无争,胖子,和普通高中生没什么两样,偶尔咋咋唬唬,黑眼镜总戴着墨镜,印象里总只有笑得张扬的嘴角。

不一样,都不一样,却总有种植根于记忆的熟悉感。

吴邪到现在还无法判断,究竟是不是因为曾经的那一个眼神那一种感觉一不小心使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儿在他的记忆里占据了独一无二的地位。

--------------------

感觉自己越写越垃圾,前后感觉不是一个人写的。

更得好慢....

很绝望

C3走这儿➡️[3]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