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在等他的玫瑰花”
“狐狸在麦田不归家”
章坑坑底一个渣
冷cp专业户
花邪/霜杯/普耀/铁虫/虫绿虫
爱妮 小虫 万年不变
铁虫不足
🕷️

🕸️

© 🕸️ | Powered by LOFTER

[花邪]后会无期 [AU: 医生花x病人邪][不出意外为短篇]

去年写的时候脑洞来自滚蛋吧肿瘤君

PG-13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

Part 1

传统上对死亡的定义:心跳停止且无自主性呼吸运动 。

死亡究竟为何?

是不是真的就是躺在病床上,和着最后那一声“滴——”的鸣响,心率归为一条直线,医生匆匆忙忙赶来,摇着头轻道晚了,家人哭作一团?

那么与之相对应的活着又为何?

是不是只要还有呼吸有心跳血压还能蹦蹦跳跳想着下餐饭吃什么好,是面是粉还是炒饭,要不要点串鱿鱼,就算是活着?

哲学家有给过很多定义,医学界的定义也在不断改变,法医界则将死亡分做三个阶段,濒死期,临床死亡期和生物死亡期,作家则说过“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终究何为死又何为活。

吴邪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不过他觉得自己还不到三十,没必要早早就想清楚何为死,但又因自己不到三十,还是要想清楚何为活。

换言之,就是人生的意义何在。

说起来吴邪也算是年轻有为,三十岁不到,头顶着关根的笔名在小说界已经算是响当当了。最开始是名网络写手,一点点起家,刚开始带着书稿四处投,出版社都嫌他没资历,没人要,后来也算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终于是找着了自己的伯乐。

三月五日,吴邪生日,二十九年前的小吴邪也就这么呱呱坠地,开始了自己的一生。

头顶着关根名号,微博早就被“关根大大生日快乐”“男神生快”的消息刷爆了,邮箱里也塞满了各个合作商的问候,还有出版社书商的生日活动邀约。

发了一条微博算是统一回复粉丝们的爱意,邮箱里的管都没管,一并清空。

晚上接到了爹妈的电话,祝贺生日,也一再叮嘱,快三十了早点找个女朋友,过年一起回家看看。

还是口上应着好的好的,这不是没看对眼的吗,保证早点让你们抱上胖孙子。

二叔三叔也去了个电话给吴邪,三叔告诉他终于要和文锦姨结婚了四月要吴邪回家喝喜酒,不再是老光棍儿,三叔也开始催着吴邪找女友,吴邪也还是满口应着好好好。

几轮电话接完,就收到胖子消息,去他店里聚聚。

等吴邪到了胖子店里,出版社关系比较好的几位都到了场,每天满面痞笑,带着墨镜遮着半张脸,有着独特的催稿方式,可以不断轰炸吴邪直到更上文才罢休的黑眼镜,还有平时话不多的冷面编辑小哥张起灵,再就是总是替他挡催稿的革命战友,同为写手,副业餐厅老板的胖子。

胖子炒了几盘菜,拎个奶油蛋糕放桌上,再一瓶白酒,几杯啤酒摆摆好。

张起灵看着天花板喝闷酒偶尔动动筷子叨点菜,吴邪胖子黑瞎子则是胡天海地地扯,黑瞎子不断称赞胖子的青椒炒肉做的不错,以后多给做几顿,晚交几次稿都没事儿。

轮流灌着酒。

吴邪觉得就这么和他们一起扯扯淡,喝喝酒,吃点菜也挺好。

后来几个人像小孩一样开始往对方脸上抹奶油,就连难得有表情的张起灵看着几人的满面奶油的造型都勾着唇角笑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笑吓得吴邪指着张起灵直瞪眼,想当初几个人可是合着想了好多办法都没有逗笑这个冷面神。

人生意义什么的,还是见鬼去吧!

聚会的最后吴邪喝高了,满面酡红,开始傻笑,看着人的目光都带拐弯的。

笑累了就摊到桌上睡,睡着睡着就倒到了地上,胖子一看,不对,醉酒也不能说人都从板凳上到地上了还不醒的,再者说吴邪也并没有喝太多。

胖子嗓门大,扯着嗓子扒在旁边就开始叫“天真!天真!醒醒啊!”推着吴邪还是不见醒,几个人一琢磨,坏了,打了120就往医院送。

tbc.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