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在等他的玫瑰花”
“狐狸在麦田不归家”
章坑坑底一个渣
冷cp专业户
花邪/霜杯/普耀/铁虫/虫绿虫
爱妮 小虫 万年不变
铁虫不足
🕷️

🕸️

© 🕸️ | Powered by LOFTER

[花邪][AU]Adore You 回忆向校园+现实 双线 Chapter 6

实话,感觉真的ooc了,但是就是很想他们去谈一段少年人的恋爱,什么都不用想,双方带着喜欢的心情就好,很多事情做出来就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就好像她说哦,亲爱的我想吃圣代了,就算是冬天也愿意带她一起出门买,两个人站在冰淇淋店门口就算是冷得双手发抖也愿意一起分享那份巧克力圣代,还有上面插着的脆片饼干。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为好,可能就是想吃糖了吧。

最后花花生日快乐啊,就算是大叔也依旧帅气可爱年轻无敌呐。

--------------------

Chapter 6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邪就像是每个学校都有的校园传说。

 

抓住一个学生问他,嘿,你知道吴邪吗,得到的答案大多都是,知道啊,听说门门都很厉害。你甚至都可以听到夸大其词,类似于,门门都是满分,又或者花一半的时间就可以做完考试卷子的评价。

 

解雨臣在少年时代甚至为认识这样一位学长而感到自豪不已。

 

哦,吴邪嘛,我们社超厉害的学长。

 

你要他说,他可以拽着你说一个小时吴邪的光荣事迹,以及在辩论场上是怎样把对手辩得直接放弃又或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不是年少的孩子都这样,会因为自己和校园传说的主角相识相熟而感到无比兴奋。

 

解雨臣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思慢悠悠地从崇拜变得难以明说。就好像是过期受潮的巧克力软曲奇,甜腻粘黏得不像话。

 

解雨臣和吴邪高中时期的交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算是挺神奇的。

 

十月尾巴的时候,秀秀蹦蹦哒哒来到解雨臣面前,凑过去装着有点神秘地跟他说,嘿,你知道学校马上要排的英语舞台剧吗?接着又告诉他吴邪是主演,英语那么好一看就是要演哈姆雷特的,年级组长说什么都要吴邪上什么什么的。解雨臣的思维似乎卡在了吴邪的名字上,再往后秀秀说的一大堆都像是轻飘飘的绕了他一圈,就没了踪影。

 

再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是秀秀有点生气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点名道,“我呀,就以权谋私,跟老师说你能当‘妆娘’,快谢谢我啊,‘小花姐姐’。”后面几个字咬的尤为重,似乎是因为解雨臣的走神而生气。

 

其实也没解雨臣什么事,平时排练也不需要上妆,但解雨臣没事的时候还是偶尔会跑跑场子看看到底排的怎么样了。隔着门听听吴邪流畅完美的发音也好。

 

就这样入了冬。

 

偶尔社活之前,解雨臣会端着两杯热巧站在排练教室门口等吴邪。手心上传来的热量似乎是可以直达心底的,随着排练结束时间的逼近,解雨臣甚至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了一片棉花糖做成的云朵上,踩上去就发出轻微的噗嗤声,或许那个长翅膀带纸尿裤的小胖子正好冲着自己的心脏射了一箭吧。

 

不过那真的只是偶尔而已。

 

不过偶尔也足以让解雨臣兴奋很久,彩排教室似乎因为太大空调总是不怎么起作用,每次接过解雨臣手中的饮料吴邪总会轻叹一声,再理理自己的围巾。

 

解雨臣很喜欢吴邪的那条围巾,米白色的,和他温润的性子很像。所以从来不带围巾的解雨臣就暗自买了一款灰黑色的。

 

喜欢的心情似乎是总是欲盖弥彰。风再大解雨臣都愿意和吴邪在短暂的几分钟里一起穿过空旷的操场,走到社活教室。就算自己可能会在排练的大教室门口站上十五分钟一直保持差不多的动作端着两份热巧还要小心冷掉,就算那天老师布置了一大堆阅读材料第二天要考,就算是飘着雨他也愿意撑着伞出校门就是为了那两杯甜的腻人的饮料…一切难以明说的都是少年人的心思,所有的一切在看到吴邪捧上了纸杯小心翼翼说上一声谢谢呼出一口热气就带起了空中的一片水雾的时候,就如同解雨臣小时候生物课养的豆苗一样,一点一点的生长了一起来。


评论
热度(8)